花槍。

她的臀部裝了電動馬達,眼睛裝了水龍頭。

他怎麼可以凶他?怎麼可以?

她決定不管他了,盡情地舞動身體。

然而眼角卻還是不受控制地瞄向舞池的另一端。

男友在跟陌生女子聊天,笑得嘴巴都快裂到太陽穴去了。

他爸的。

她把身體貼到陌生男子身上,磨蹭。

心裡默念,「看我!看我!」,她要把他給氣死。

他卻無動於衷。

又或則說,他根本就沒空理會她,繼續跟陌生女子聊天。

燈亮了。她發現剛才跟她跳舞的陌生男子很醜。

鑰匙跟手機都在男友身上,所以她才走向他。她這樣告訴自己。

他看見她主動走過來,樓住她的肩。

想把他罵得一頓,可是剛才跳舞好累。

就暫時讓他摟著吧。

回到家裡,更累了。

就暫時讓他摟著睡吧。

隔天起來,肚子好餓。

「喂,要去哪裡吃早餐?」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