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又是充滿感恩的一年。

請繼續多多指教。

1525684_10151816886567274_1731596053_n

Advertisements

33。

已經很少寫部落格了,

但每年這個時候還是會想要簡短地po一篇,

感謝大家的愛與包容。

謝謝讓我感覺幸福的每一個人,

我一直都很珍惜。

請繼續多多指教。

圖片

5月5,然後呢?

我們沉默地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

把頭像換成跟心情一樣的顔色後,無力了,連擦眼淚的力氣也使不出來,我把自己的軀殼丟到床上,沒有哭,只是流淚,靈魂不曉得到哪去了。

隔日到了機場,只要想起我這趟回來的目的、那不公的過程、那讓人心碎的結果,淚水又不爭氣地落下。

我失戀了,被民主狠狠地甩了。

5月6日晚,提不起精神在FB大罵,提不起勁看康熙轉換心情。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沉沉睡去,醒來也不願意睜開眼。只要不睜開眼,就不用醒來。

然而很快的,我就意識到自己遇到一點挫折就一蹶不振也太他媽的沒用了。我又沒坐過冤獄,又沒被推下樓,更沒被炸掉啊。於是消沉過後,我開始閲讀、開始思考、開始反省。

我依然相信我相信的,也會繼續支持我支持的。

更重要的是,我要變得更強大。

我要學好國語,才能更精准地把愛傳達給友族同胞,不讓有心人挑撥離間。

我要更有智慧,才能有理的反駁那些看起來振振有詞實則在bullshit的人。

我要變得更健康,下次被抛催淚彈才不會拖累同伴甚至還能協助其他人迅速逃離現場……

好吧,就算我變成無敵鉄金剛,我們國家也不會因爲我而變得更好。但我還有你、妳、你、妳、你、妳、你、妳、你、妳……(模仿偶像明星)不是嗎?我們一起變更強,我們一起當偉大的前鋒們最強大的後盾。

更何況,我們早就贏了,邪不能勝正,那是必然的定律。只不過,老天是個超棒的編劇,故事情節必須有起伏,主角們得先挫敗,最後再來個回馬槍,惟有這樣,最終的那場勝利才會精彩。

等著瞧吧,老天的鉅作!(3D 與Imax版本也會同步放映哦 :D)

剛剛好的攝氏8度。

攝氏8度,我喜歡,很冷,卻不至於感覺不到自己的體溫。

友人陪我吃早餐,縱然已經是淩晨。

在餐廳遇到一個對女友跟店員發瘋的醉酒白痴。
對面坐了一對銀髮夫妻,用完餐攜手離開餐廳。
右側兩位打扮時髦的帥哥親密曖昧地談笑風生。

今晚輪到我扮演理智的毒舌婦,
友人扮演失去理智的瘋子。
瘋子的特技是一秒掉眼淚,
他又成功了,跟前天一樣厲害。

跟友人道別後,到全家去買咖啡。
阿伯說我遲了一步,咖啡機在清洗中。
啊,全家買不到就去謝穩買,畢竟世界未末日啊。
第二杯半價。
猶豫了一下,算了吧。
雖然說明天可以續杯,
而明天的我絕對需要另一杯,
但現在的我就不想去想明天的事啊。

雙手捧著溫熱的咖啡,
我慢慢地走。
很臉熟的狗狗凝視著我,
我不太確定我們是不是有見過,
但我還是跟它打招呼了,
他卻沒有回應就離開了。

回到房裡不小心絆倒了立燈,
扶起它時又撞倒了裝衣夾的罐子,
衣夾撒滿地。

我突然很想笑,
因爲這一切也太像我一貫的風格了……
原來我還是沒變過。

那個特別重要的人。

聖誕前夕,男人快11點才離開公司。他對百貨公司前燦爛奪目的燈飾無感,自從單身了以後他除了不慶祝情人節以外,也不再慶祝聖誕節。對他來説,這些節慶的意義本來就只不過是爲了要與某個特別重要的人一起做些什麽而已。

特別重要的人。

曾經特別重要的人?他好像在人群中看見了那張曾經最熟悉不過的臉。是那個笑容沒錯!但她頭髮剪短了,臉上帶點淡淡的妝。

「崇仁?」就在他猶豫著是否要走向前去打招呼時,她已經站在自己的面前了。她是什麽時候以什麽樣的姿態與表情走過來的,他一點印象也沒有。他甚至有種她是從回憶裡走來的錯覺。

「曉筠。」他們交往的時候,他不曾這樣子叫她,但那兩個字很自然的就從他聲帶中發了出來。

她說她等的人還有一個小時才會到,那麽久不見了,不如一起喝杯咖啡吧。他想不到任何拒絕的理由。

交談的過程中,她的態度輕鬆得讓他感覺沉重。「不是說過沒了我活不下去嗎?」腦中蹦出了極度幼稚且毫無意義的問題。

那時候的他為了另一個女孩而背叛她,他清楚記得她悲傷的表情,卻無法想起自己當時是帶著什麽樣的情緒去傷害她的。

他想慎重地道歉,但她快樂幸福的模樣,仿佛就在嘲笑他怎麽還把微不足道的陳年往事放在心上一樣,他始終無法把對不起說出口。

她邊推開咖啡廳的門邊回頭叮嚀他:「記得把地址email給我,我會把喜帖寄給你哦。」

「嗯,我會的。」

「好,掰掰。」

她的拿鉄只喝了一半,杯子邊緣隱約印著粉紅色的唇印。他記得她以前只喝甜甜的摩卡,上面還一定要有一層厚厚的鮮奶油。

如果,如果那時候的他沒有劈腿,她還會是那個愛喝摩卡、不擦口紅的女孩嗎?

他拿起外套緩緩離開。

我與我的淺綠色小房間。

一個人住的第43天,感覺過了半年。

選擇一個人住,因爲:1)我已老得無法忍受浴室的排水孔卡住一坨不屬於我的頭髮;2)我希望回到家可以馬上脫下牛仔褲並且讓它立體地站立在地上;3)不需要解釋去哪裏什麽時候回來跟誰出去那個男人是誰那個男人的女朋友是誰那個誰又是誰……好吧,原因不重要,反正我一個人住就對了。

租房的過程非常倉促,所以我並沒有租到理想中的套房。

我的淺綠色小房間只有五坪大,沒有廚房。浴室沒有窗戶,而台北真是他媽的有夠潮濕,一不留神黴菌王就會領著他的三千万大軍殺到。每天洗完澡我必須依序把瓶瓶罐罐、洗臉盆、地板一一擦乾。連要丟個垃圾還得準時報到,遲到了明晚請早(也就是說我要跟垃圾睡一晚)。上下課加起來一天大概走40分鐘到一小時的路。反正,住在這裡超級無敵不方便。

然而,我居然很享受這一切。心裡有個聲音告訴我,這是成爲武士前的鍛煉(嗯,心裡的那個聲音跟我一樣是怪咖),我得好好品嘗慢慢升級的樂趣。於是我很認真地把浴室擦乾、邊唱歌邊等待垃圾車並且帶著豐富的情感把垃圾抛上垃圾車、每天變換上下課的路綫看看不同的風景。

我的淺綠色小房間,它以難以被察覺的方式帶給我快樂,每一天、小小的。